好热

这春天越来越像夏天了,太阳下面晒死人了,一点也不像春天。路边的很多野花都开了,比较好玩的是玉兰,全是花,剩下的就是树干了,基本上没树叶。美女们也在脱衣服了,据说重庆的男人是最能饱眼服的,我估计也算是吧。垫江的油菜花应该开得很好了吧,前年(还是再前年?)自己跑去玩了一次,好大一片花海,金灿灿绿油油的,很是耀眼,挺壮观的(主要是我没见过再壮观的),拍的那些胶卷现在都还没扫描,只是有一些冲印出来的照片。

贝贝这两天耳朵痒得厉害,老是使劲在那里摇头,着急了就在地上擦,急死我了。在网上查了一下,和安然说可可以前的症状差不多,应该是耳朵里面有螨虫,估计是给她洗澡的时候不小心进了水引起的,明天去给她买药水。顺便决定了下周去走马看桃花,不过周末去有点困难,因为人太多了,打算平时去,我可不想去了只见满山的人(people mountain people sea….),花都成了陪衬了,那还有什么意思啊,要看人解放更多,而且还有美女呢。

相关日志